货币政策操作应增强前瞻性 兼顾“放水”和“精

时间:2020-06-20 20:57 来源:小P新闻网

[2020年第一季度,47.3%的银行家认为货币政策“宽松”,比上一季度上升了32.3%;50.8%的银行家认为货币政策“温和”,比上一季度下降了29.4%。尽管今年前五个月的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上涨了4.1%,但自4月份以来,消费物价指数已大幅下降,5月份降至2.4%,尤其是核心通胀率持续稳定在1.1%。价格下跌为更灵活的货币政策提供了更多空间。]

在经济“新常态”下,2011年以来的“稳定”货币政策更加强调“稳中求进”。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货币政策的基调经历了“稳健中性”、“稳健中性、适度紧缩”、“稳健灵活适度”和“稳健更加灵活适度”等几个阶段。面对2020年的极端不确定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更加灵活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主要体现在李克强总理的声明中,即“不需要洪水”和“养鱼用水”。

政府工作报告删除了2016年以来的“无洪灾”,提出“更加灵活、稳健的货币政策”,“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和理解2020年货币政策的变化?5月28日,李克强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就这一政策发表了权威性声明。“我们过去说过,我们不会洪水和灌溉,但现在仍然如此。然而,在一个特殊的时期必须有一个特殊的政策。我们称之为排水养鱼。没有足够的水,鱼就不能生存.因此,我们采取的措施必须有针对性,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摸准脉搏,对症下药。”

首相的话解释了2020年“谨慎的货币政策更灵活”的含义。首先,在一个特殊时期,我们仍然需要坚持“不注水”的智慧。二是特殊时期的新政策叫“水鱼养殖”;第三,货币政策应该准确实施。第四,走新的道路,创新货币政策工具。

新常态后流行病时期: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

中国的货币政策从2011年的“适度宽松”到“稳健”已经过去了近十年。“新常态”是中央政府在2014年9月首次提出的。新常态下,在“稳中求进”的中央工作思路下,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货币政策经历了“稳健中性”、“稳健中性、适度紧缩”、“稳健灵活适度”和“稳健更加灵活适度”。

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进行了深入研究。2019年12月的会议认为,“目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经济稳定向好的和长期的好的方向发展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在疫情爆发之初的二月会议上,与会者认为“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弹性和潜力,长期的好趋势不会改变。”因此,“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和温和。”随着疫情进入内部预防和反弹、外部预防和输入阶段,三月会议及时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稳健”当国外出现明显的流行病失控迹象时,4月份的会议认为,“审慎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和温和,采取降低标准、降息和再融资等措施,以保持合理和充足的流动性,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降,用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

政府工作报告经常延续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从2014年“不超过已发行的货币量”和2015年“不采取短期强刺激措施”到2016年,明确提出并坚持“防止洪灾”,并与供应方结构改革相匹配。两会召开前的5月政治局会议认为,当前全球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国的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健全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和适度,就业优先政策应该全面加强。

以往金融危机的教训揭示了货币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作为货币政策的具体执行机构,在坚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部署的基础上,根据每个季度的经济金融形势,适时进行宏观和金融稳定的“预调”和“微调”。在新一轮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下,今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与之前的提法相比有四大变化:一是经济目标由“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改为“摆脱贫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二是稳健的货币政策由“灵活适度”调整为“更加灵活适度”;三是删除4年来一直坚持的“坚决不搞洪水灌溉”;第四,国家货币政策的具体操作“M2与社会融资规模和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由“适当”变为“基本匹配且略高”。

2020年稳定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可以在没有洪水的情况下进行排水养鱼。

自次贷危机以来,各国央行积累和创新了许多货币政策工具,具体表现为洪水和洪水的各种组合,如欧洲央行的“再生水”和“连续洪水”和“精确洪水”,以及日本银行的“洪水”和“精确洪水”。“洪水”的逻辑是一个超级松散的整体。

中国的M2增长率从2008年的17.8%上升到2009年的28.5%。货币政策工具大多是集合工具。例如,存款准备金率从2008年10月15日的17.5%降至2010年1月18日的15.5%。基准存款利率从2007年12月21日的4.14%下调至2008年12月23日的2.25%。自2013年以来,一次性“洪水”得到遏制,在“连续微水、中水”和“精确灌溉”方面进行了创新。M2 2014年至2016年的增长率分别为12.2%、13.3%和11.3%,2017年至2019年的增长率分别为8.1%、8.1%和8.7%。央行创造了“SLO”、差别准备金管理“三级两优”、“SLF”、“多边基金”、“PSL”和“TMLF”等。准确地投入资金。

我们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皇冠肺炎流行”时期,政治局5月会议提出的“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更加准确。尽管中国已经率先控制了疫情,但由于世界疫情防控的巨大不确定性,中国的货币政策操作应预测最新数据,增强预见性,杜绝一次性“洪水灌溉”,兼顾“排涝”和“精准灌溉”,注重实体经济。

1。货币宽松的程度取决于中央政府对不确定经济形势的判断。

由于疫情的影响远远超过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环比下降了12.8%。2020年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将会更大。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国全年经济增长1.2%,世界银行预测6月为1%,经合组织预测6月为-3.7%。银行家的宏观经济狂热指数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30.7%降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6.5%,低于2015年第四季度的17.7%。

《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今年第一季度跟随二月政治局会议的要求“谨慎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和温和”今年4月,中央政府认为“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并提出“一个健全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灵活和适度,运用降低标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趋势,用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理论上,面对前所未有的经济低迷,连续降息表明货币政策已经从“稳定”变为“适度宽松”(通常被称为洪水)。洪水是否会继续取决于其强度和持续时间。在新闻发布会上,首相再次强调“不会发生洪水,现在依然如此。”

国外疫情尚未完全控制,中国的防疫和经济

经验表明,“宽松”和“紧缩”货币政策有许多后遗症,实施期限不应太长,稳定的货币政策应该是常态。在前一次“适度宽松”货币政策后的一两年内,他们立即转向“适度收紧”。例如,1995年的“适度宽松”带来了1996年的“适度收紧”。2007年第二季度,“稳健”货币政策调整为“适度从紧”,2008年第三季度调整为适度从紧。2009年的“适度宽松”在2011年调整为“稳定”。当然,明年的货币政策取向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外疫情的发展趋势。目前,北半球已经进入夏季,新流行的肺炎并没有像非典一样完全消失。在许多地方,这一数字仍然很高,如美国(越来越多,达到20,000人)、拉丁美洲的巴西(越来越多,达到20,000人)和亚洲的印度(越来越多,超过10,000人)。特别是在南半球,新流行的肺炎和流行性感冒相互交织,使局势更加难以控制。例如,拉丁美洲的哥伦比亚(人口增加了4,000人,10天内翻了一番)和非洲的肯尼亚(10天内翻了一番)。相反,一旦疫苗研制成功,经济将出现V型反弹和通货膨胀,货币政策将面临宽松的后遗症。

3.2020货币政策将更加稳定和灵活,并将为操作奠定基础。

长期以来,对于货币政策宽松的衡量一直存在不同意见。货币政策放松的客观工具指标是低利率和货币发行过度。西方国家存在零名义利率陷阱,通过提高通胀预期来提高名义利率。目前,中国的一年LPR是3.85%,Shibor是1.4779%,每晚,仍然有很大的下降空间。然而,货币政策擅长抑制需求,但不擅长刺激需求,而且存在流动性陷阱。如果未来的预期是悲观的,消费和投资即使较低,也很难启动。2020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感知指数等主观指标为72.7%,第二季度为74.5%,但这并不是历史最高水平。例如,2012年第四季度,2013年第一和第二季度分别为75%、78.2%和79.3%。因此,既然经济形势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就有必要加大放松的力度。

2020年第一季度,47.3%的银行家认为货币政策“宽松”,比上一季度增长32.3%;50.8%的银行家认为货币政策“温和”,比上一季度下降了29.4%。衡量货币政策宽松程度的最终指标是短期经济增长、通货膨胀、金融稳定等。但有一个漫长的传输过程,这是一个滞后变量。此外,在告别短缺经济的背景下,除非供应方结构出现问题,否则理性的人不会有过度追逐过少商品的现象。货币政策放松和资产泡沫之间的关系也不确定。

中国政府不断提高货币政策的透明度,讨论微调稳定货币政策的适度性和灵活性,并提出明确的名义锚定以稳定预期。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保持广义货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2019年“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应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名义增长率相匹配,以更好地在合理范围内满足经济运行的需要”,2020年提出“引导广义货币供给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明显高于去年”。

4。当前货币政策面临边际改善的有利环境。

通货膨胀是货币政策的直接目标和约束。尽管2019年4月消费价格指数加速上涨,但从2019年9月到2020年2月,消费价格指数一直处于3%~4.9%的高位,根据今年4月发布的《第一财经日报》的预测,考虑到全球疫情、负生产者价格指数、基数效用和食品价格下行,今年消费价格指数可以控制在3%以内。尽管今年前五个月的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上涨了4.1%,但自4月份以来,消费物价指数大幅下降,5月份降至2.4%,尤其是核心通胀率持续稳定在1.1%。下降pri

在美国次贷危机之前,中国实施了“紧缩”的货币政策来抑制经济过热和房地产泡沫。然而,为了应对经济下滑,2009年出台了4万亿刺激政策,部分调控政策半途而废,加剧了经济结构的失衡。自2015年以来,为了应对4万亿刺激计划的后遗症,中央政府采取了不发洪水和供给侧结构改革相结合的方式,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从长远来看,中国的经济问题主要是结构性的。自4月以来,中央政府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体制改革的重要文件,包括要素市场改革、西部大开发、完善市场经济和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因此,一个稳定和更加灵活的货币政策应该与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相匹配,应该坚持“放水”以应对短期下降和“精确”结构政策以应对结构调整相结合,以防止过多的放水阻碍结构调整。

6。“稳定和更加灵活的货币政策”的关键和难点是准确的货币政策。

这种流行病的短期影响主要在供应方面,如果这种流行病持续下去,需求方面就会出现问题。因此,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水平应该有四个方面,即修复原有市场、弥补市场失灵、结构调整市场扭曲、宽松刺激市场预期。

一个是刺激需求。核心是通过“洪水”努力刺激预期,防止经济在短期内暴跌。

二是修复市场体系,主要是提供流动性来修复受疫情破坏的市场,缓解小微企业的流动性短缺、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以及对困难家庭的补贴。美联储在2008年拯救了市场,但没有引发通货膨胀,部分原因是修复弥补了市场缺陷,而不是刺激。

三是通过有针对性的、精确的货币政策工具和坚持供给结构改革的任务来调整中国的制度结构。

第四是引导创造新的市场需求,即结构性货币政策投资于新的基础设施,以弥补市场失灵并创造新的供给。

6月2日,根据政府工作报告的部署,央行创造了两个直接触及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个是浦辉小微企业贷款延伸支持工具,另一个是浦辉小微企业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总额超过4350亿元,杠杆贷款2万亿元。这将有助于缓解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恢复经济增长,改善就业和民生,从而从长远来看增加供应和稳定价格。

(李永宁,天津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文建东,中国国际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教授)

上一篇:天猫618苹果全品类产品成交飙涨 或助产业链公司

下一篇:【商社】艺校为体,艺培为翼,打造艺术教育旗

当前链接:货币政策操作应增强前瞻性 兼顾“放水”和“精

文本地址:http://www.purlracing.com/shehuixinwen/18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