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改之王”佳兆业人事大调整 90后二代进入核

时间:2020-06-16 21:00 来源:小P新闻网

拥有数千亿美元资产的凯撒计划对其人事结构进行重大重组。自成立以来,凯撒已将14位将军从董事会到首席财务官转变为下属上市平台,涉及集团总部、凯撒美容和凯撒健康等重要公司。

5月18日,凯撒宣布新的任命:吴建新为首席财务官,孙暐健为联合首席财务官。

值得注意的是,集团董事长郭英成的儿女郭小群和郭晓婷,今年也进入了核心管理层。这次人事调整标志着新的血液将会深刻地改写凯撒的基因,而领导财政改善的凯撒将会进入1000亿人的战场。

与此同时,凯撒也面临着高负债比率和无利可图的新多元化业务等问题。新一代管理团队能否有效减少债务、平衡新业务,将决定凯撒未来的发展上限。

董事会和首席财务官“易手了”

去年刚满20岁的凯撒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管理重组。凯撒集团目前有9名董事会成员,其中2人今年已经加入。他们是上海地区董事长郭小群和集团首席运营官李海明,担任执行董事。

凯撒的资深导演郑毅和另一位导演翁浩选择了离开。

在现有的26位集团高管中,有14位今年刚刚上任,包括曾经是金地“三驾马车”之一的副董事长张;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麦凡;集团高级副总裁吴建新;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李海明;副总裁兼首席风险官杨明。副总裁许、等人辞职。

近年来,凯撒作为首席财务官的地位经常变化。2016年后,有——名和刘仅任职两年。刘去年刚刚完成将净负债率降至180%以下的目标,现在因私事辞职。

从5月18日开始,五岁的吴建新正式成为凯撒的首席财务官。他将与空中联合首席财务官孙暐·简联手打造凯撒的金融安全阀。他们分别负责国内外融资和财务规划。

不仅总部,连子公司都经历了人事变动。今年4月,兼任凯撒执行董事的翁浩辞职。凯撒投资部副经理郭晓婷和首席运营官李海明担任执行董事。在总体健康方面,接替出任卫生局局长及提名委员会主席。刘士风和徐浩辞去董事职务。

这一轮调整的亮点不仅仅是人多面广,而且还有两个接班人。

郭小群,郭英成的长子,28岁,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社会学专业。自2018年5月起,他从上海财富管理集团助理总裁开始担任凯撒集团执行董事。

他26岁的妹妹郭晓婷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管理专业。他于2018年1月加入凯撒,在担任凯撒集团控股投资部副经理并担任凯撒精细化执行董事后,将负责监督投融资业务。

在危机初期,郭英成董事长曾离职以避免离开香港,并通过职业经理人遥控公司。现在,54岁的他已经表明了培养和取代这位90后年轻接班人的意图。

随着第二代接班人和14名高管的到位,预计新团队将改变以往的“来来往往”,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管理结构,这将有助于年轻的所有者长期引领凯撒的新方向。

Financial Disk Repair

从锁定危机、破产风波到债务重组,凯撒当年的众多危机吸引了整个行业的关注,也严重损害了凯撒的金融基础。然而,被新团队接管的凯撒已经恢复,其财政状况继续改善。

近年来,凯撒将“重组和减债”作为风险控制的重中之重。财务结果显示,在2017-2019年末,凯撒的净负债率从300%和236%下降到144%,平均每年下降10%

总体而言,凯撒金融部门在2015年危机后处于最佳状态。

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次上任的首席财务官吴建新的努力。进入凯撒后,他积极推进财务职能,加快向“产融结合”的战略财务角色转变,实现企业财务与业务的良性互动,为集团战略决策提供支持。

摆脱了生死困境的凯撒正站在一个新的节点上,因此它开始积极规划自己的未来。除了调整管理结构之外,凯撒还计划继续削减债务,并在金融领域实施风险控制。在4月份的业绩汇报会上,高级顾问谭里宁透露,未来融资将以长期服务为重点,力争将净负债率降至120%,融资成本再降至1%-1.5%。

就业绩而言,凯撒正处于达到1000亿元的关键阶段。凯撒将在2019年实现881.2亿元的合同销售额。首席执行官麦凡表示,尽管受到新皇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凯撒将全力推进项目建设和销售步伐,2020年1000亿元的销售目标将保持不变。

凯撒目前的销售额为1800亿英镑,可以以56%的速度加入1000亿俱乐部。国鑫证券(002736,股票栏)分析师徐进说:“该公司到2020年实现1000亿合同销售额的目标是一个高概率事件。”

然而,凯撒的历史遗留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金融隐患依然存在。净负债比率总是高于前50名的平均水平(91%)。徐进认为:“净负债率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主要是由于公司老改造项目投资周期长,改造周期通常在5年左右。”

与此同时,销售管理费率同比增长约1.2%,行业中、下游净利润率为8.67%。未来减少债务将越来越困难,而且减少的幅度也不会像近年来那么大。

此外,在过去几年中,凯撒已经开展了大量的多元化业务。为了检测水质,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涉足了20多个分行业,如综合开发、城市更新、医疗保健、文化体育、物业管理、时尚餐饮、科技产业、深圳足球俱乐部等,这些分行业实际上是将他们的重点分散在利润引擎的房地产业务上。

像大多数房地产公司一样,除了物业管理,凯撒的新业务大多不盈利,不到总收入的5%。如此复杂的多点布局加大了凯撒的资金注入压力,占用了大量资金,不仅分散了管理力度,也拖累了财务业绩。

今天,凯撒的多元化也达到了“趋同与聚焦”的时代。

自2014年以来,凯撒从未如此接近1000亿元。

仲达证券认为充足而合理的土壤储存能有效地支持公司未来的增长和盈利。凯撒在土地储备中的股权比例约为76%,较高的股权比例为公司的运营提供了空间。

(作者:张晓玲,曹,主编:)

上一篇:“难产”的房地产税

下一篇:将新房“自营”出售,京东杀入房地产的第一步

当前链接:“旧改之王”佳兆业人事大调整 90后二代进入核

文本地址:http://www.purlracing.com/shehuixinwen/12448.html